2014年12月

标签: 精校TXT

猎命师传奇

作者:九把刀

类别:奇幻小说

简介

自2005年2月出版至今已逾5年,为九把刀带来大笔台币的同时,更为他赢得了众多文坛人士的认可与广大的读者群体,相较于同样高人气且品质卓越的的《爱系列》《城市英雄系列》《电影院系列》《都市恐怖病系列》《杀手系列》,《猎命师传说》显然扮演着九把刀写作生涯的脊梁似的角色。

虽然有部分读者质疑猎命师第15,16卷的质量不如以往,但大部分虔诚的两地读者依旧坚定地认为这是九把刀忙于即将电影化的小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拍摄,九把刀如此敬业,如同作家模板的有为之士一定会在耍够了帅,出足了镜,把够了妹之后把1000%的精力放到猎命师,以及其他作品的创作之中。

在《猎命师传奇》之中 , 科学,猎命师与吸血鬼,三方角逐构成的这样一个舞台,似乎并无多大新意,而九把刀肆意挥洒的笔力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则把这样一个故事雕刻成了美玉。

其中我们值得反复回味的也许不是漫画似的打斗场面,捧腹的搞笑桥段,千奇百怪的鲜活角色,而是实际上出场时间远不符合主角身份的主角,连名字都不太正经的主角——乌拉拉。 而永远乐观的乌拉拉,勇往直前的乌拉拉,纯真机灵的乌拉拉,无疑是无尽黑暗中永不熄灭的火光。

于是我们在各种明争暗斗,血腥杀戮,生死离别之中跟随乌拉拉跌宕在猎命师的世界里,慢慢学会什么叫做爱,什么叫做不惧,什么叫做坚强与不懈。

震撼心灵,改变思想,九把刀自诩‘世界第一热血作家。’或许是有一分母的道理的。

“会被人耻笑的梦想,才有说出来的意义,即使跌倒了,姿势也会很豪迈。”

“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

《猎命师传奇》 豪迈的战斗的故事

人物介绍

乌拉拉

本书男主人公,黑发,留有马尾,23岁;猎命师乌侉之子,乌霆歼之弟。性格超级乐天向上,思维模式和他人总是不同,典型的主角命;喜欢弹吉它(原创曲--人生就是不停地战斗),在成年仪式事件发生之前,一直很想当个职业吉他手,完全不为身为猎命师一族该有的沉重宿命所动,即使在悲剧发生之后,也丝毫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反而打算和哥哥一起打破猎命师千百年来的宿命;受哥哥的影响,从小到大一直都在被刻苦磨练着,有着不输给哥哥的干劲,并且靠着那他人无法模仿得来的独特战斗方式以及野兽般的战斗本能,使得自身的成长速度一直都在不断地增快;喜欢阅读日本少年漫画,也因此在东京认识了书店店员,失语的马尾少女神谷(两人正在热恋中?);现在的最大目标是找到哥哥,并且破除诅咒(19卷中兄弟俩已相遇)。
虽然说在咒法,体术,猎命方面样样精通,但得意技还是乌家特有的火炎咒;拥有惊人的猎命和嫁命速度;喜欢在战斗之前摆出单手倒立的姿势;灵猫名为绅士,原为哥哥乌霆歼的灵猫。

乌霆歼

本书男主人公,短发,26岁,失去右手的手掌;乌侉之子,乌拉拉之兄。拥有坚毅刚烈,桀骜不训的性格,视规章戒条为无物;和乌拉拉完全不同,是个奇才(父亲如是说),9岁就开始杀吸血鬼,10多岁就能靠一己之力猎取血族帮派;很关心弟弟,自从得知了猎命师成年仪式的真相之后,非但没有因此心灰意冷,反而不断鞭策训练乌拉拉,在成年仪式的当天,和乌拉拉一同大战四位老猎命师,并亲手杀掉了父亲,却因此而失去了右手手掌;之后独自一人前往东京,妄图杀死血天皇徐福破除族人的诅咒;将绅士留给乌拉拉,不再依靠灵猫,反而选择“吞命”这种邪道使得自己不断变强,一度在东京街头被冠上“杀胎人”之名,却险些因为吞噬厄命过多而走火入魔,幸被特别V组的宫泽清一和猎人陈木生二人连手救下,并且断臂被冶炼师J老头改造成了命格兵器,重新恢复了神智,实力顿时又上了一个阶层;现在和“兵器人”陈木生组队。

得意技为火炎咒,但威力比乌拉拉则要更上一级,自称是乌家先祖“乌禅”类型的角色;曾经为了不再依靠灵猫猎命,而将自己的下颚练成可以松脱,方便吞食命格的形态。

精校全本 猎命师传奇

标签: 精校TXT

禁区之门 地狱黑客

作者:会飞的猪

类别:都市生活

简介

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故事,一个普通的小孩,就读着一所普通的中学,老师们只知道他的成绩很差,却不知道他是fbi首榜通辑的地狱黑客。。。

小说欣赏

第一章

璀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天空中的几片浮云,悠然地飘向远方,青青草坪上,洋溢着孩子们欢快的笑声。这里,是坦丁尼斯联众国一个很普通的社区,这样的社区,在非里基随处可见,它们的责任,就是负责附近居民的共公锁事以及福利措施,当然,在坦丁尼斯联众国这样优异的福利制度之下,这些社区都被开办得十分完善。

孩子们的黄色气排球在天际划过一道美丽孤线,最后轻盈地落在了一个年青的女老师手里。孩子们立即高兴地围了上来,这些孩子们,都是这片社区居民的孩子,每当放学或者空闲时间,他们都会到社区花园来玩。而这位年青的女老师,在这个社区也工作好几个月了,领着社区里不高也不低的薪水,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已经习惯。

“詹妮老师,可以陪我们一起玩吗?”一个金黄色头发脸蛋红扑得像苹果般可爱的小女孩,眨巴着碧蓝色的眼睛问道。

詹妮微微一笑,俯下身来摸摸女孩的小脸蛋道:“不行哦,老师等一下还有事情要去办,小玛莉乖,和大家一起去玩吧!”

“可是为什么尼克从来不和我们一起玩呢?”小玛莉的小手指向了石凳之上。

詹妮顺着小女孩的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的石凳上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此刻那个孩子手里正摆弄着手里的一个木盒子,并对着盒子喃喃自语。

关于这个孩子,詹妮也知道一些,自从来这里来工作之后,时常可以见到他在社区里出现,不过正如众所周知的那样,这个孩子的智力发育好像比一般孩子要晚,像十几岁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早已不会对着物件自言自语了,而且他不爱和人交流,也从不融入孩子们中一起玩耍。

她把手里的球还给了眼前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们一哄而散又回到了草地上继续他们的游戏。

出于一个教育者的职业心,詹妮轻声来到了尼克的跟前,这时的尼克正潜心的对着自己的盒子说话没有意识到詹妮的到来。

詹妮蹲下身来,尝试着和他沟通道:“尼克,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玩呀?”

这个叫尼克的孩子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惊恐地望着詹妮,身子畏惧的往后缩着。

詹妮见他很害怕生人,心里也怜悯这个因为智力有问题而被孤离的孩子,她试图着让这个孩子信任自己,因此安抚道:“不用怕,来,跟老师一起去和大家玩吧!”

詹妮说着将手伸向尼克试着让他接受自己,尼克依然惊恐的望着詹妮,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孤独,流露出对任何人的排斥。

见没有成功地詹妮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在社区里工作了这几个月,她也得知了这个小孩的情况,据社区里的人说,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现在跟着酒鬼父亲一起生活,这里的情况可想而知是非常糟糕,应该是出于这些原因,而造就了这个孩子的自闭,而小孩们对他的评价则是,性格很孤僻,傻头傻脑,喜欢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不出来,经常在垃圾堆里翻找的怪人。

詹妮依然继续开导道:“相信老师,我们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哦!

而尼克并没有让这位好心的女老师如愿,他猛地一转身,便顺着街道跑了。詹妮失望地站起来,望着他消失在拐角的背影,深深地叹出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她非常的清楚,童年是快乐的,在孤独的阴影笼罩下的孩子,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可怜,可是将要怎样,才能解开这个孩子的心理障碍呢?

思绪着,詹妮想要离去,突然从眼睛的余光里,她注意到了他所遗忘拿走的盒子,这是他对着喃喃自语的盒子,一个很普通的盒子,是那孩子一直在倾诉自己孤单的盒子……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詹妮躬身拿起了这个盒子,这个盒子入手沉重,似乎装着很多东西,詹妮正左右为难地考虑着要不要打开来看看,突然她听到里面发出一点声音,她纳闷地把耳朵贴在盒子上,只听这盒子里发出了类式于广播沙哑的声。

惶然震惊中,詹妮急忙打开了这个盒子,印入眼中的,是极为密麻的线路和极其复杂的自制电路板,这是一部功能完好的收音机,收音机,一种高难度的无线电设备,需要精湛的电子知识、制作、调制技术,难道,难道这十来岁小孩能做出来的?一个有智力问题的小孩……

尼克使劲地跑着,脑子里茫然一片,汗水从额角流了下来,也记不清是几岁的时候了,只是隐隐约约有点母亲的记忆,许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望着其它孩子跟在父母怀里撒娇,望着他们玩着父母亲买的玩具,他曾经是多么羡慕,多么渴望,而长年酗酒的父亲根本没让他感受过什么叫关怀,对于詹妮老师刚才的行为,是他一时无法接受的。

感觉到无力再跑了,尼克的脚步逐渐缓了下来,他单手支撑着电杆喘着粗气抬起头来望了下四周,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跑到了社区里的垃圾暂时堆放处,这片行人都要绕道而行的区域,却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这是,是一个不大的垃圾暂时堆放处,这个社区的垃圾,基本上都是堆集到这里然后再由车子运走,他知道,再过半个小时,垃圾拖运车就会前来将这些垃圾运往垃圾焚化场,而在这半个小时内,他要把里面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捡出来。

精校全本 地狱黑客